~~~oO中華出版倫理自律協會官網已更新,如您有任何關於出版品分級的疑問,歡迎您與我們聯繫!電話:(02)2523-5131!Oo~~~

協會快訊

相關連結:https://flipedu.parenting.com.tw/article/4920

很多師長感嘆當代青年的閱讀理解力愈來愈差,並將之歸咎於3C產品。專家指出,幫助年輕的閱讀者發展閱讀能力,要先了解數位化如何改變大腦的閱讀與理解功能。



美國塔夫茨大學文明學教授、認知神經學家瑪麗安妮·沃爾夫(Maryanne Wolf)提出:「人類不是生來就會閱讀的。」

讀與寫的能力,是人類演化史上最重要的一步。迄今,仍未有其他物種發展出這種能力。學會讀與寫,永久的改變了人類的大腦結構。學習讀寫的過程,重組了人類大腦的組織,改造了人類的思考與理解功能。

我們讀了什麼、如何讀、為什麼讀,會改變我們的思想。由於數位化的來臨,這些改變比以過去更快的速度在發生。人類讀寫已有6千年的歷史,在這6千年當中,閱讀是個人、乃至整個社會智能發展的催化劑。閱讀是理解過去的手段;閱讀的品質決定思想的品質。而閱讀的方式,從未以像現在這麼快的速度在改變。

只要稍微觀察自己,你就會明白了。也許你已經注意,你愈常使用3C產品,你注意力的品質就愈差。也許當拿起一本曾經很喜歡的書時,你發現自己無法像以前那樣享受紙本閱讀的樂趣了。

閱讀的樂趣像幻肢一般,你明明記得那個熱愛閱讀的自己,卻怎樣也找不會那樣的感覺。因為你的大腦結構已經被改變了。這種改變,對孩子的大腦更為顯著,因為3C產品持續分散、刺激年輕大腦的注意力,年輕的大腦就學不會專注。

閱讀時我們進行的基本思考,包括類比和推論,在慣於使用3C產品的年輕大腦中,這些能力會愈來愈薄弱。

時下許多美國青年,甚至在看到較長的社群媒體貼文時都會在下面留言「tldr」(too long, didn’t read,指「太長了,不想看」)就是這種現象的反應。



數位衝浪追求速度,缺乏沉浸學習


使用快節奏的數位產品,甚至數位閱讀,都會使需要較長時間進行的認知功能,包括批判性思考力,變得薄弱。有人認為,儘管有上述缺點,但數位產品應該能幫助幼兒培養反思、想像力、同理心。

但沃爾夫反對這種想像。她指出,數位產品沒有給大腦「沉浸」的機會。紙本閱讀是怡然的,耐心的,慢慢進入作者所創造的世界與情節。數位衝浪卻是焦躁的、警覺的,以快速獲取訊息為目的。

沃爾夫寫道:「當我還是個孩子,正在學習閱讀時,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在讀什麼。我就像愛麗絲,掉進閱讀的仙境,漫遊了我的整個童年⋯⋯當我長成一個青年女子,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在讀什麼,我只是在每一次閱讀的機會裡,變成故事裡的主角。」

但現在的孩子少有這種機會。他們警覺而迅速的讀,希望立刻從文本中找到他們想要的資訊。他們沒有機會變成愛麗絲。沒有沉浸式閱讀的機會,年輕的讀者永遠想像不了大觀園的樣貌。

我們6千年的讀寫文化,已經在短短數年間幾乎全面轉換成數位文化。而數位文化正以我們還不理解的方式,改變整個人類文明。沃爾夫認為,搶救紙本閱讀,從來沒有比現在更重要。

上一個 回列表 下一個

訂閱最新消息訂閱最新消息 訂閱商品訊息訂閱商品訊息 本網站內容著作權屬於「中華出版倫理自律協會」所有,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 若對網站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與我們聯繫。
Powered by www.url.com.tw